广东新闻

保护名人墓园应重视瓯海孙艺良墓的盗窃

记者徐秦亮在孙艺良墓背后挖了一个大洞/3月12日,网友@ Midnight思想者发推说,当老师带学生们去清洗和崇拜孙艺良墓时,学生们在墓旁的草丛中发现了一个头骨,孙艺良墓是温州市的一个重点文物保护单位,位于瓯海区南村。然后他们发现孙艺然墓后面挖了一个大洞,头骨是瓯海区五田南村小学四年级一班的老师和学生发现的 据带领团队的老师说,那天上午9点左右,他和两位老师带学生去了学校附近的孙怡然墓。不久之后,学生们发出了警报,一些学生在草丛中发现了一个头骨。 老师小心翼翼地把它鉴定为人类头骨,并把它放回原处。 后来,老师和学生在坟墓后面发现了一个大洞,看起来像是有人挖的。 南村小学校长周旭东告诉记者,每年清明节前后,学校都会组织学生打扫和祭拜孙一然先生的墓地。今年,学校提前了清明节。 3月5日,学校组织了第一批学生参观孙毅公墓。当时,孙诒让的墓仍然完好无损。然而,3月12日上午,当学校组织第二批学生参观坟墓时,在墓地旁发现了人类头骨,坟墓也被摧毁。 学校里所有的老师和学生都非常尊敬孙一然先生,对墓地被盗感到愤怒和悲伤。 周校长表示,由于孙一然先生的墓在南村,学校将在课程中向学生介绍孙一然先生对温州教育的贡献,并带学生到瑞安宇海大厦参观学习。 我们希望有关部门尽快修复受损墓地,加强管理,防止类似事件再次发生。 坟墓里没有埋藏的东西。昨日中午,记者来到位于瓯海区南村的孙怡然公墓。墓前有两个标记,其中一个写着:孙艺良墓,由温州市人民政府于1981年6月公布。另一块墓碑上写着孙一然先生的简短传记。 台阶上是护栏和两棵树,下面杂草丛生。 记者发现了南村小学的老师和学生关于杂草中头骨的说法。头骨的下部不见了。上颚只剩下几颗牙齿,后脑勺也断了。 从护栏中间的台阶上,有孙一然先生的墓。坟墓前的墓碑旁有两个花篮。墓碑(如下图)上写着:清朝儒教和孙诒让的墓,墓碑已经变绿了。 记者来到坟墓后,突然发现了一个挖掘出来的洞,地上到处都是石头和砖块,墓墙的外层被严重损坏,墓墙上挖了一个小洞,这个小洞与墓的内部相连,只有一个成年人才能够到他的手臂。 记者打开手电筒,照进了完全黑暗的洞里。 记者从瓯海区文化市场行政执法大队的工作人员那里了解到,昨天上午,他们参观了孙艺良墓地的遗址,发现墓的外层挖掘直径约为60厘米,而墓的内壁挖掘出一个直径约为10厘米的小洞。 这名工作人员说坟墓里没有随葬品。从现场来看,盗墓贼应该放弃坟墓,因为他们在里面什么也没发现。 瓯海区文物部门表示,孙一朗墓被毁后,他们会尽快修复,并联系公安部门加强巡逻和保护。 孙怡然的曾孙呼吁保护名人墓地。记者联系了中国科学院院士、天体物理学家孙怡然先生的曾孙孙亦萱。 孙亦萱一听,非常震惊。他告诉记者,虽然他不常回家,但在回到瑞安之前,他会去他曾祖父的墓地。 因为孙亦萱知道他曾祖父的坟墓是受政府保护的,特别是几年前瑞安高中庆祝其百周年纪念时,他去朝拜,觉得坟墓受到了很好的保护,所以他对曾祖父的坟墓非常放心。 去年,我回到瑞安。我没有去曾祖父的坟墓表达我的敬意,因为我很匆忙。我没想到一年后会发生这样的事!孙艺穗生气地说,希望政府部门更加重视名人墓地的保护。 记者采访了市文物博物馆馆长陈秦怡,关于我市古墓的保护问题 目前,我市的墓葬主要分为两类,一类是名人墓,如黄嵇绍墓、黄铁芳墓、谢殿墓等。 陈秦怡说,而另一个是属于民间的一组古墓或祠堂。这种坟墓通常规模大,建筑精美。 据悉,目前我市第六批文物保护单位推荐名单中有一座国家重点保护古墓、两座省级保护古墓、七座市级保护古墓和五座古墓保护对象 目前,我们每年投入很少的资金保护古墓,每年只有50万元,除了我市的古墓已经进入保护行列之外,还有很多民间古墓需要保护。 目前,我市古墓保护的现状不容乐观。缺乏资金是一个重要原因。 陈秦怡说 据市文物博物馆的一名工作人员介绍,古墓建筑有其独特的建筑风格。 在修复古墓时,需要一家专业公司来设计古墓修复图纸,费用高达数万元。 该工作人员还举了一个例子。几年前,在胡灵镇修复陆金凤墓时,该市拨款10万元,但仍有几十万元的资金缺口,最终由当地村民自费筹集。 古墓的保护和修复主要取决于当地人是否重视它们。 这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他们将在每个村庄安排一名墓地文件管理员,对墓地进行日常维护和管理。 如果有任何问题,请联系博物馆进行规划和维修。 然而,令人不安的是,一些名人被埋葬在他们出生地以外的地方,这导致名人墓地没有得到当地人民的重视,最终导致墓地保护与村民利益之间的冲突。 此外,公民的保护意识不足,古墓的破坏仍然严重。 例如,周敖村汉安镇后蔡京墓就遭到严重破坏。村民们在墓地旁边建了一个公共厕所,坟墓周围到处都是垃圾。只有经过改造,情况才变得更好。 相关环节瑞安一直被誉为东南地区的小邹鲁,并一直拥有大量的文化名人。 这些文化名人都在历史上的某个时刻发出耀眼的光芒,并为后代保存了丰富的记忆收藏。 这些圣贤墓地记录了瑞安文化符号的最终目的地,以展示我们对家乡历史文化名人的难忘记忆。 孙怡然,1848年生于瑞安县稷山乡(今桃山盘带),是清代太普寺书记孙伊彦的儿子。 孙怡然生于举人,曾担任刑部部长。他因病很快回到了家乡。他在瑞安市金代桥以北的玉海大厦专心学习汉语。由于他的学术研究非常简单,他也被称为公园学者,并被誉为清代300年的公园研究馆。 孙诒让是我国当代著名的儒家经典教师。13岁时,他写了《广韵氏误》和18岁时写了《白虎焦桐卜》。他写了30多种作品,如《墨子游记》和《李周正毅》。他在经学、史学、各种学派、文献学、考据学、校勘学等领域都取得了杰出的成就,在学术史上享有很高的声誉。 晚年担任浙江省教育厅厅长,致力于地方教育,创办了瑞安学校、温州中学、师范学校等300多所各类学校。 1908年,由于过度劳累,他在家乡因病去世,享年61岁,葬在瓯海区慈湖南村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