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旅游

关羽遇到丢西姆的故事时

我写这部小说的原因是《三国演义》的故事一直在我的身体里流淌发酵。

当我在一个饥渴的时代长大时,我在童年时已经读了十多次《三国演义》。我熟悉许多人物,尤其是著名的刘张观、诸葛亮和赵云。

在我看来,关羽是“功夫之王”,而《丢魂的故事》是我能想象的最美丽的女人。

在成长的过程中,我开始对这部小说越来越不满意——在《三国演义》中最精彩的事情就是敲打、打斗和各种各样的阴谋诡计。

至于角色,他们总是像戏曲舞台一样“被一层隔开”,唱出好听的话,摆架子来摆好姿势。他们一点也不像生活中的人。

至于《丢西姆的故事》,他像影子一样来来去去,在一大群雄心勃勃的人面前露面,然后想知道自己去了哪里。

《三国演义》中的人几乎没有内心世界,没有普通人对食物和性的贪欲——就像《丢西姆的故事》,无法在男人中间移动,她怎么看,她真的爱吕布?她心里有痛吗?这些都没有在《罗曼史》中解释过,是不是因为它根本不值得解释?随着我慢慢成熟,我发现了女性对社会、世界和人民的特殊意义。

在这个世界上,女人比男人更敏感,她们能感觉到这个世界的细节和其他一些东西。

如果关羽的“五关六将”故事中有女人的话,也许能动摇岁月的清新。

有一段时间,我下决心阅读古今中外的名著。我明白史诗作品之所以伟大,不是因为它们古老,而是因为它们在漫长的时间长河中养育了人类。

例如,荷马史诗不仅讲述了人类的故事,还带给我们人类的经验和教训,记录了人类的情感和同情心。

它就像一座灯塔,屹立在人类历史的长河中。

我一直希望写一部史诗,就像我看过的中外名著一样。

后来,我意识到这样的想法实际上是奢望。

就个人兴趣而言,我不喜欢太讲故事的事情。我认为这些完美而奇迹般地编纂的故事都是假象,更不用说那些蹩脚的“狗血戏”。

这不利于我们对某些事情的清晰理解,甚至会使我们远离真相。

世界总是支离破碎的。它几乎没有完整的情节和精彩的故事。

至于我们周围正在发生的事情,它甚至更加虚假和支离破碎。

所以直到2015年,我才有机会开始写这本书。

在这部小说中,我采用了“视角角色”,即让人物的视角和心理拓展内容,让每个人的叙述推动故事的走向。

这样,读者可以改变他们的视角,理解人物内心的冲突和挣扎。即使角色做出愚蠢或邪恶的决定,读者也很容易理解和同情。

我已经建立了几个虚拟点来构建这个网络故事。

在我看来,这个世界是复杂的,交叉的,相互影响和干扰的。

你不能理解起点,你不能理解道路,你甚至不能知道终点。

另一方面,视角改变的写作也是一种“叙事技巧”,更有利于我们理解每个人,关注个人对他人和世界的看法。

这种方式有点像音乐中的“变奏曲”。这是对另一个空的探索,也是一次“内心世界的无限多样性”之旅。目标指向集中、重复和深化。这就像耐心地围绕一个相对固定的事件钻孔,挖掘无数的通道。

简而言之,这部小说是“五关六将”的多维变异。

这不是史诗,也不是关于历史、英雄和爱情的事件。这是一个关于生、死、爱、恨、嫉妒和自由的故事,其中一个人灵魂的碎片在时间的光中闪烁。

写作时,我经常觉得自己穿着一件黑色的大毡子,就像一个魔术师,我穿越时间的间隙去感知和连接感知,把思想和思想连接起来,冥想去获得血液和呼吸,去尽可能的在人物的皮肤下,去获得所有的秘密。

我尽最大努力消除一切干扰,平静地漂浮在想象的天空中——我的身体被恶魔和天使覆盖着。我打开所有的神经末梢,捕捉像眼镜蛇一样的细节和瞬间。

在此期间,我的身体出现了大面积的未知湿疹,持续了几个月。甚至医生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

我不明白疾病和写作之间的具体联系,但我认为它与日夜偷偷摸摸地绕着人性的“线圈孔”有关,它是时间中太多微妙和微妙元素的释放空。

我忍不住带着苦涩的心微笑——能够感知这些不同的微妙世界真是一种福气。

每种艺术形式都有其优缺点。

尽可能充分发挥艺术形式的优势是一个必须研究的问题。

没有比电影和电视更好的方式来表达故事和情景了。至于音乐,它是最无所不知的;舞蹈可以反映身体的完美和神性的原始一面。

写作有什么好处?图像艺术诞生之前,文字的特点是叙事性,即故事的整体性和人物的典型性。但是现在,写作的优势只是直接进入人物内心的穿透力,他们自己的美感和逻辑性,以及溢出和漂浮的寓意。

没有办法用语言来表达深刻的思想、清晰的理解和内心的节奏。此外,写作还擅长秘密跟踪,就像笔尖引导人们探索通向僻静之路的蜿蜒小路,接近人性边缘的悲伤。

那些已经消失的人和照片中的人一样远离我们,但是我们可以用永恒的心去接近他们。

古人和现在本质上是一样的。只要我们深入自己,我们就能找到和他们一样的心跳,并找到解释它们的线程和代码。

此外,这个世界上存在的所有事物,无论是由人类、动物、植物、山脉和河流等“神”创造的,还是由工具、庄稼、书籍等创造的,都是活着的。

写作中使用的词汇也是如此。当一本精彩的书出现时,它是一种独立的生活。我们分享阳光和雨水,一起呼吸和思考。

最后,我想说:事实上,自人类社会发展以来,生存的本质早已被指出,但清醒的智慧总是被有意无意地忽视,被别有用心的人所隐藏,被顽固不化的人所否定,被更加无情的时间所埋葬。

我希望我可以用一些作品来收集曾经燃烧过的火焰,让它们再次发光,以萤火虫闪烁的方式提醒人们注意脚下的道路。

我希望你喜欢这本书。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