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新闻

*东陵:撤退警报解除,开启新的发展时代

9月29日晚间,*ST东凌发布了《关于撤销退市风险警示暨停牌的公告》,公司将于9月30日停牌一天,自2019年10月8日开市起恢复交易并撤销退市风险警示,公司证券简称由“*ST东凌”变更为“东凌国际”。9月29日晚,东陵东陵发布了撤市风险预警和停牌公告。公司将于9月30日暂停交易一天,从2019年10月8日起恢复交易并撤销退出风险预警。公司的证券将从“东陵”简称“东陵国际”。

从2019年4月30日上市公司提交摘星摘帽申请之日起,经过长达5个月的等待,东陵国际终于摘下了挂在头顶的“达摩克利斯之剑”,股东们也可以舒舒服服地度过第11个中小企业年的长假。

回顾东陵国际戴着星星和帽子的整个过程,令人深感遗憾。

2015年,老挝35平方公里的钾矿通过收购中农国际100%的股权被纳入上市公司。这是一笔极好的资产,市场普遍乐观。股价一度触及26.17元的高点。

按照惯例,资产方的第二大股东中农集团等10个小股东已经做出了三年的业绩承诺。壳程最大的股东东陵实业已经承诺上市公司将认购扩大钾盐矿100万吨所需的资金。这种相互有条件的承诺引发了一场生动的“宫廷战争”戏剧。第二大股东轮流采取各种策略,上演了各自违约、相互指责、虚假履约承诺、资产管理失控、董事会超龄、持续诉讼等一系列精彩场面。双方都持有中介机构,一方导致巨额减值,另一方未确认。

最后,东陵国际被推到了除名的边缘,因为2017年年报是由一家会计师事务所出具的,其审计报告无法表达自己的意见。原本可以用作硬通货的稀缺钾肥资产也被搁置一旁。在过去的三年里,他们一直徘徊在10万至20万吨的生产能力,百万吨的扩建工程已经化为乌有。

2019年上半年,“除名”迎来了一个转折点。

3月25日,东陵实业与中国国鑫基金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国鑫基金”)与北京年富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年富”)签署重组意向书。4月初,北京年富副董事长郭柏春被任命为中农国际执行董事,收回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的控制权。4月中旬,权威评估机构发布了中农国际100%权益新评估报告。评估报告经董事会和股东大会一致通过。会计师事务所还追溯调整并发布了《标准》2017年审计报告。直到那时东陵国际才有条件挑选明星(go *);5月初,上市公司发布了2018年年报和2019年第一季度季报,两者均盈利,东陵国际得以解除上限。7月12日,上市公司发布了一份关于拟变更控制权的提示性公告。主要股东东陵实业计划将其11.05%的股权转让给新股东方牡丹江郭芙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企业)(以下简称“郭芙中心”),并将剩余的11.05%的股权表决权委托给新股东方。7月19日,该上市公司宣布,董事会已决定以新股形式聘用三名具有东方背景的高管。

从披露信息的线索来看,这位新的低调股东应该被认为成功调解了股东之间的冲突,并帮助东陵国际摘掉了帽子。

据新闻报道,郭芙中心由中央企业基金平台国鑫基金和私募股权基金北京年富联合成立。它是集中央企业资源和民营企业机制优势于一体的专业机构,具有丰富的资本运营经验。从以上一系列有序的操作方法可以看出其优势。

据估计,此次股权转让交易将在东陵国际脱帽后不久完成。

值得注意的是,在摘星之前,上市公司公布了广东省证监局关于上市公司行政监管措施的决定。证监局向包括董事长在内的许多董事和高管发出警告信。上市公司还根据证监局的要求采取了一系列整改措施,包括调整会计准则和完善内部相关程序,并进一步调整了2017年和2018年年度报告。这表明东陵国际的公司治理水平和财务管理混乱,这是在股东的法院。

因此,新股东的到来有望结束前大二学生龚都的旧时代,为上市公司的发展开启新时代。

已经进入“新时代”的东陵国际,至少在以下两个方面有想象力空。

一是释放数百万吨的生产能力。

从上市公司对2018年年报询价信的回复可以看出,东陵国际即将转变其以钾肥业务为主营业务的战略。根据董事会和股东大会批准的老挝增加100万吨钾肥产能的新计划,这是在现有20万吨产能基础上的改扩建项目,将大大减少投资。这家上市公司仅用自己的资金和银行贷款就能释放100万吨钾肥生产能力。东陵国际100万吨的夙愿终将实现。根据上市公司现有的1.52亿吨转化纯氯化钾储量,公司不能只停留在100万吨钾肥的产能水平,后续的扩张还将继续。这一优秀资产将为上市公司带来巨大的现金流和利润。

第二,亚洲最大的钾资源企业。

据报道,目前上市公司的35平方公里东台钾盐矿只是老挝Khorat高原东部沙阿空那那空盆地钾盐矿的一部分。包括中农集团在内的10家股东也持有邻近的179.8平方公里彭霞-农博矿区中农矿产的100%,矿区面积179.8平方公里,已探明钾镁盐矿总储量约38.76亿吨,纯氯化钾资源6.76亿吨。

2018年1月,中农矿业获得179.8平方公里的采矿权。由于资金、技术瓶颈和其他因素,该矿尚未开采,面临被老挝政府收回的风险。

如果国鑫基金介入并将该区块纳入上市公司,上市公司将拥有矿区总储量约50亿吨钾盐镁盐矿石和8.28亿吨纯氯化钾资源。由于矿物钾的提取率远高于湖泊钾,东陵国际可以成为亚洲最大的钾资源企业,具有无限的经济价值。

总之,东陵国际的后续发展值得关注。我希望这只遍体鳞伤的“病猫”能在新股东的引导和培养下成长为一只强大的“狮子”。这不仅能给所有股东带来良好的回报,也有助于解决我国钾肥生产不足的问题,实现“反馈”。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