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东新闻

城市书香

南京的梧桐树像优美的树冠,这是一个被郁郁葱葱的植物包围的城市。

漫步在这座城市,我被植物的气味灌溉,恍惚地漂浮在绿色的海面上。

南京还有一种滋润我心的香味。这是书的香味。它来自纸,让我遇见如此多富有而美丽的灵魂。

南京藏在天空下的书店和蓝叶总是与我相遇,给这座六朝古都增添了浓郁的书香。

一年春天,当我参观南京时,我碰巧在城里遇到了一个书展。在堆满书籍的书展上,我远远地看着一些我崇拜的作家的脸。

在这个古都,住着我最喜欢的作家:苏童、叶赵岩、毕飞宇、周梅森、韩栋、鲁珉…南京的作家成群结队,星光灿烂。在他们的作品中,他们交织在南京的高贵气氛中,令我陶醉。

一个人有身体、树、树、草和草的气味。

城市怎么样?它闻起来像一座城市。

程响,在哪里?它是从城市里袅袅升起的食物的香味,城市里植物的香味,城市里千年的文化和沉香。我认为在一个城市里有更多的书的香味。

在这样一个城市里,阅读悄悄地成为一个城市的精神表达。

城市实际上是一本书。

慢慢地打开一座城市,从封面一页一页地翻看,熙熙攘攘的街道,高楼林立,街道小巷,古建筑林立…这座城市的气息就像风中承诺的那样来了。

我经常认为一个没有学术渗透的城市就像没有绿树和草坪一样贫瘠。

没有学者墨云的城市是没有潮湿土壤的文化沙漠。

在我居住的城市,一条大河汩汩流过。

我的朋友孙虎子也是一名学者。他在一条古老的小巷里卖卤肉来养家糊口。他认为日常阅读是精神河流中的引渡。

这座城市的书店也成了像孙虎子这样的普通图书爱好者的精神粮仓。

平时,孙虎子卖红烧肉的时候会去城里的书店、图书馆和报摊。

这个城市的许多书店老板都认识卖红烧肉的孙虎子。他拿着一本书,靠墙或在树下阅读。他累了,和它睡在一起。

孙虎子说,每天晚上睡觉前,他必须靠在床头灯上看书,否则他很难入睡。

孙虎的床头灯是一种古老的台灯,在夜晚散发出温暖的色彩,已经陪伴他十多年了。

孙胡子清楚地记得这个旧台灯已经换了19个灯泡。

去年秋天的一个晚上,他在床头读完了李渔《我在打发闲暇》的最后一页。灯泡打了个哈欠,像个瞌睡虫,闭着眼睛睡着了。钨丝上的灯熄灭了。

看看古老的城市,蓝天下有像青花瓷一样的书店,但是在那个时候书店被称为书店,书店,书店,书店,书店,书店,书店,书店和书店。

在《清明上河图》中,我似乎能看到熙熙攘攘的开封市的餐馆和书店。

在古代,那些印刷有活字和雕刻的装裱书籍,散发着文学和墨水的芬芳,给了一座城市一个精神的客栈。

这些古老的城市也经常让我沉思。李白、孟浩然、苏东坡和曹雪芹的身影穿梭于此,成为城市厚重历史的沉淀,折射出城市的夕阳和烟雾。

传统文人都有一个小书房,他们可以在里面安眠。

躲在小楼里形成一个整体,但谁能阻挡全世界文人的火炬般的目光?“三池映月”和“河姐亭”是鲁迅的研究。我仍然能听到鲁迅在书房里捂着胸口咳嗽的声音。房间里,瘦弱的鲁迅散发着一个民族的深沉灵魂,散发着崇高精神和独立人格的双重光芒。

选择一个城市就是去生活。

对城市的怀旧不仅是普通人生活中的烟火,也是我们心中的乡村。

城市里的书店、书房和图书馆…第一批人的身影在城市中摇曳着缓慢的火焰,让漂泊者的心安全地落到地上,回到书中的风景。

我的家乡重庆有一个著名的地标,叫做“解放碑”。这是城市的中心和客厅。每天的人流都在激增。

离“解放碑”不远的是重庆的新华书城,这是一个巨大的新华书城,它使一个城市的客厅充满了书籍。它也成为了这座城市的文化地标和精神之舟。

幸运的是,在我去过的北京、成都、福州、上海和青岛,已经有24小时不关门的夜店了。深夜的书店是返乡夜行者最温暖、最明亮的灯,是阅读后天空中的第一缕晨光,鱼肚白的天空就像一本在云中打开的书。

城市香,一种在空气中流动的纸香空,是一种书香,也是来自一个城市灵魂的原始香,它培育了一个城市美丽的精神氛围。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