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地址

中国艾滋病孤儿:被遗忘的角落

中国艾滋病泛滥的严峻形势越来越引起人们的关注。

然而,有一群艾滋病受害者几乎被政府遗忘了,即大量孤儿因艾滋病失去了父母。

11岁的程孟梦在河南省上蔡县文楼村失去了父母。这就是11岁的程孟梦在不合理的年龄失去父母的原因。

记者:“你叫什么名字?”答:“我叫程萌萌。

记者:“你今年多大了?”答:“上午11点。”

记者:“爸爸妈妈还在吗?“不在这里。

记者:“他们什么时候缺席的?答:“嗯,在2002年。

记者:“你知道你父母死于什么疾病吗?答:“艾滋病。

记者:“那么,他们是怎么得艾滋病的,你知道吗?”?“嗯,卖血。

记者:“你父母去世后,谁来照顾你?“我的祖父。

记者:“你现在的生活怎么样?“这很难。

《程蒙》至少有100万名批评家估计至少有100万名像程蒙这样的孤儿。

大约两年前,当程蒙刚刚上小学一年级时,艾滋病夺去了40岁以下父母的生命。

记者:“你现在还经常想念父母吗?”答:“是的。

记者:“当你想念父母时,你会做什么?“我哭了。

记者:“你说什么?“我哭了。

记者:“那么,谁来安慰你,谁来哄你?“爷爷。

因为我父母去世了,我没有人可以担心。

“今天的孟记不起他的父母是什么时候开始得艾滋病的。他只听说他的父母为了钱卖血,因为他们的家庭很穷。

今天和明天给孤儿一点爱上蔡县文楼村的村民李如大约在1995年开始卖血谋生。她不知道何时何地感染了艾滋病毒。

李儒有一对双胞胎,龙凤和龙凤,今年11岁。

她知道,虽然她还没有患上这种疾病,但一旦病情发展,时间就很短了。

李儒说,文楼有近100名像程蒙这样的艾滋病孤儿,他们的父母都去世了。

目前,她已经开始与村里的其他人建立“艾滋病互助协会”,呼吁社会关心和照顾艾滋病孤儿。

李儒说:“时间对我们来说是有限的,所以也许是一年,一个月,或者明天,我们会一个接一个倒下,留下孩子们无人照看。

因此,我希望社会上更多热情的人能帮助他们。

通过孩子们的声音,更多的人可以被唤醒来理解我们,帮助我们。

只要每个人都给予一点爱,我们这里的孩子就会有一个光明的明天。

“当国务院副总理高耀杰号召艾滋病孤儿时,河南省长期致力于艾滋病预防和教育的妇产科教授高耀杰,当负责卫生工作的国务院副总理吴仪不久前访问河南时,他特别与国务院副总理吴仪进行了交谈,以便政府能够关心和帮助这些艾滋病孤儿。

“我希望每个人都应该同情这些孩子,知道这些孩子是无辜的。

艾滋病也是一种疾病,艾滋病患者也是人。

高耀杰教授去年呼吁政府重视艾滋病患者的治疗和艾滋病孤儿的护理。

仍生活在北京一个被遗忘角落的艾滋病活动家胡佳表示,尽管一些艾滋病孤儿开始接受社会捐赠,但绝大多数艾滋病孤儿仍生活在一个被遗忘的贫困角落。

胡佳说:“事实上,99.99%的艾滋病孤儿仍然未知。目前,我们得到帮助的儿童人数仍然很少。

他们是幸运的,但大多数艾滋病孤儿仍然不是。许多孩子仍然穿着非常薄的衣服,夏天穿鞋子,头上有虱子,他们的小手像70岁和80岁的老人一样冻僵了。这些是真实的场景。

热衷于艾滋病防治的志愿者胡佳表示,中国至少有数百万艾滋病毒感染者,每一个卖血的艾滋病毒感染者背后都有至少一两个艾滋病孤儿。

政府应该处理好一批预防和控制艾滋病传播的渎职和腐败行为,包括河南省委和省卫生厅的主要领导在大规模血液销售期间。

艾滋孤儿的“关爱之家”朱进中是河南商丘柘城县岗王乡双庙村的一名艾滋病毒感染者。朱晋中是艾滋病孤儿的“护理之家”,是河南省商丘市柘城县王刚乡双庙村的艾滋病病毒感染者。

2003年2月26日,在渴望帮助艾滋病孤儿的人们的帮助和妻子的大力支持下,朱晋中在自己家中建立了一个“护理之家”。

他们收养了50多名艾滋病孤儿,这些孤儿是在父母去世或父亲去世、母亲再婚后留下的。

朱晋中的“关爱之家”得到了社会的反映。一些充满爱心的当地人也在“护理之家”志愿服务。北京居民已经向“养老院”捐赠了20万元和两辆衣服。

这些艾滋病孤儿的年龄从7岁到15岁不等,他们不仅可以吃东西、穿衣服、取暖,还可以在“护理之家”上学。

记者:“你好,你叫什么名字?”答:“我叫朱英博。

记者:“你在这里过得怎么样?答:“很好,比家里好多了。”。

记者:“你好,你叫什么名字?”?“我叫潘·萌萌。

记者:“你今年多大了?答:“11。

记者:“你现在几年级?”答:“四年级。

记者:“你父母什么时候去世的?答:“我父亲在2001年。

记者:“妈妈在哪里?妈妈已经走了。

记者:“他父亲去世后,他现在再婚了。你感觉如何?答:“悲伤。

记者:“你来这里感觉如何?答:“快乐。”

记者:“那你在这里做什么?“非常高兴。

记者:“你为什么说,很开心?回答:“因为叔叔和婶婶对我们很好。”。

12岁的朱旺去年和前年死于艾滋病。

父母去世后,他不仅没有得到当地政府的任何帮助,而且失去了教育。

记者:“你父母去世后,政府有没有给你任何帮助或救济?”答:“没有。

记者:“你希望社会如何关心你这些孤儿?答:“我希望社会能从生活和学习方面给我们很多帮助。

朱晋中说,他希望企业家和社会能继续慷慨解囊,捐款,以扩大他们目前的规模。目前,60多名艾滋病孤儿希望进入“护理院”。

朱晋中在采访中还提到,当地政府没有向“养老院”提供任何材料或资金。

艾滋病患者成立了自己的“爱与互助小组”。在各级政府不重视艾滋病孤儿的情况下,照顾艾滋病患者和艾滋病孤儿的非政府组织应运而生。

河南省商丘市随县是国家级贫困县。

泰伦是该县东莞村的一名艾滋病毒感染者。几年前,他发起成立了“爱与互助小组”。全县20-30个村的30多名艾滋病感染者携起手来,为艾滋病感染者提供生活指导和心理咨询,照顾艾滋病孤儿,为特别困难、无人照顾的艾滋病孤儿提供临时支持。

泰伦:“我们这里有很多艾滋病孤儿。我们的工作是为刚刚失去父母的孤儿提供临时支持,主要是通过心理教育。因为这些艾滋病孤儿有不健康的心理和特别的敌意,我们会解除他们的这种仇恨,让他们感受到社会家庭对他们的温暖,让他们觉得有人在关心他们,让他们消除这种心理,这样他们就可以在未来成长而不会走上一条不好的路或走上犯罪的路。

泰伦说,在他们村的7800人中,有4050人死于艾滋病,近100人感染了艾滋病。这些通过卖血感染艾滋病毒的中青年父母在被艾滋病杀死后,将导致同样数量或两倍以上的艾滋病孤儿。

民间救援工作者王索德是山东省曹县苏集镇高新庄的农民。

王索德偶然得知河南艾滋病孤儿在父母去世后的精神震惊和悲惨境遇。

2002年,王索德带着七名被遗忘和即将死去的艾滋病孤儿来到山东,供照顾艾滋病孤儿的山东村民收养。

今年,高一新生王园园于2002年8月被河南省新蔡县古卢东湖村的王索德收养到高新庄。

葛秦雨说,一年多前,王园园刚到她家,体重只有62公斤,又小又瘦,现在体重超过100公斤。

王园园在曹西安市的一所重点高中上学,他感到非常幸运,从饥饿和寒冷的火坑中被像他父母这样的善良的人救了出来,并改变了他悲惨的生活和处境。

王园园说:“我父母现在对我很好。他们不仅能在这里温暖地吃东西和穿衣服,还能给我精神上的安慰。我可以在这里有一个安静的地方学习。

现在有更多的孩子比我更难相处。我甚至很幸运来到这里。

那些孩子应该像我一样有一个幸福的家。

“不能让艾滋病孤儿独自谋生。王园园现任父亲王索德也呼吁政府不要让这些可怜的孩子无人照管,独自谋生。

王索德说:“起初,当我去那里营救这些孤儿时,当地一位县长和妇联主任仍然非常热情。

在我救了四个孤儿后,他们后来说他们对我们河南省印象不好。让这些孤儿自动死去。

You may also like...

发表评论